银行存管

清晰明确 合规经营

资金隔离 保障安全

上市系背景

起源海外 澳洲上市

专业资深 高管团队

严控风险

全方面技术把控

全球四大审计体系

稳健运营

福建互联网金融协会

运营至今零坏账率

9-13%

年化利率

1,000

起投金额

30-180

投资周期

10万起

项目金额

9-12%

年化利率

1,000

起投金额

30-180

投资周期

20万起

项目金额

9-13%

年化利率

1,000

起投金额

30-180

投资周期

10万起

项目金额

媒体公告

查看更多


网贷十二时辰:12年过去 P2P都经历了什么?

2019-10-10

        在阳光和风雨中一路驰骋而来,P2P网贷终于迎来自己的第一个“本命年”。从2007年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贷的成立,到2013以后资本大举“入侵”、行业疯狂成长、2015年监管靴子落地,再到2018年大雷潮降临、2019年多地平台良性清盘,12年走过的康庄大道和荆棘岭,这个行业或许有太多的故事要说。笔者梳理了网贷发展的十二大关键词,以12时辰类比,回顾这12年网贷行业里程碑时刻。

        一、子时:野蛮生长

        2007年拍拍贷首次将“P2P网贷”模式引入国内,在发展初期沉寂几年后,由于监管真空、市场未饱和,2011至2014年,网贷平台数井喷式增长,除了民营系P2P平台不断涌现外,银行系、国有企业系、上市公司系等正规军都介入P2P市场;陆金所、翼龙贷等平台都有大额风投进入,加大各P2P平台的混战力度。甫一诞生,P2P网贷就游走在法律边缘,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集资、建资金池,如同悬在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可能降临众平台头上。2014年~2015年迎来爆发式成长时期,2015年底正常运营平台数达到3576家,相比2012年底增长幅度超过25倍。

        另外,各家平台更是开启“烧钱”模式疯狂揽客吸金。据网贷之家的数据,2013年12月,P2P网贷全国每天交易4个亿。而到了2014年4月,P2P全国每天交易达到50亿。2014年P2P平台数量更是以每天两三家的上线速度激增。2013年成交1058亿,同比扩张5倍之多;而在2014年3月,全国P2P网贷日均参与人数4.9万,同比增长96.79%,同期P2P网贷成交额达371.27亿。

        疯狂的背后是血的代价。非法平台也在疯狂捞一笔后“人间蒸发”。如旺旺贷、网金宝等平台突然消失,给行业和盲目的投资人以迎头痛击。

        二、丑时:e租宝

        “e租宝”案已经过去3年多时间,其负面影响是空前的!当年登陆央视广告及各大卫视迅速打响知名度,其庞氏骗局的网撒向全国。

        e租宝全称为“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安徽钰诚集团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总部位于北京。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2日,e租宝总成交量约726亿元,总投资人数88万人,待收总额695亿元。据网贷之家统计,2015年10月份,共有309个借款公司在e租宝平台上发布借款标,借款标共计649个,平均每个借款公司2.1个借款标。

        2015年12月16日,e租宝涉嫌犯罪,被立案侦查。2016年1月警方公布e租宝非法集资500多亿。2018年2月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对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人丁宁、丁甸、张敏等26人犯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走私贵重金属罪、偷越国境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一案立案执行。2019年7月2日至2019年8月30日对“e租宝”平台集资的全国受损集资参与人进行信息核实登记。

        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告,e租宝大部分集资款被用于返还集资本息、收购线下销售公司等平台运营支出,或用于违法犯罪活动被挥霍,造成大部分集资款损失。此外,法院还查明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丁宁等人犯走私贵重金属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偷越国境罪的事实。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三、寅时:8.24

        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正式发布四部委联合起草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简称“《暂行办法》”),互联网金融的行业监管基本定调。此后,业内统称“8.24新规”。这一文件的发布,网贷行业也真正迎来发展的转折点,进入合规整改快车道。

        《暂行办法》作出了12个月过渡期的安排,在过渡期内通过采取自查自纠、清理整顿、分类处置等措施,进一步净化市场环境,促进机构规范发展。

        四、卯时:1+3

        按照网贷行业“1+3”(一个办法三个指引)制度框架设计,银监会会同相关部门分别于2016年底和2017年初,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2016年10月28日)、《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2017年2月23日),随后,银监会研究起草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2017年8月23日)。

        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的出台,标志着网贷行业“1+3”制度框架基本搭建完成,初步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制度政策体系,进一步明确网贷行业规则,有效防范网贷风险,保护消费者权益,加快行业合规进程,实现网贷机构优胜劣汰,真正做到监管有法可依、行业有章可循。

        五、辰时:上市潮

        2016年下半年开始,网贷行业迎来上市潮,多家平台登陆资本市场。

        2015年12月,宜人贷成功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正式打开网贷平台股出走海外的大门。

        2017年4月,信而富正式挂牌纽交所;2017年11月,和信贷和拍拍贷分别登陆纳斯达克和纽交所;2018年3月,爱鸿森、点牛金融相继登陆纳斯达克;2018年11月,微贷网在纽交所挂牌上市。

        此外,51人品母公司51信用卡、小赢网金母公司小赢科技、你我贷母公司嘉银金科也分别登陆资本市场。2016下半年至今,监管风声鹤唳之下,互金公司组团境外上市这股风潮显得格外夺目,一大波互金公司冲刺IPO的消息也在不断发酵。

        但上市潮对行业提振效果相当短暂。时至今日,P2P中概股股价悉数从高位持续回落,大多个股都呈腰斩之势,破发也成了家常便饭。更有甚者,如信而富、点牛金融等因遭遇兑付危机,股价已跌破1美元,成为了P2P中概股惨烈现况的缩影。

        六、巳时:备案延期

        由于P2P整改验收工作量大、难度大、进度滞后,监管部门已向后调整网贷备案最终期限,而最后期限还没有确定。备案延期且未给出具体时间,再次给行业合规进展带来不确定性。

        具体而言,2017年12月《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57号文),要求各地于2018年6月底前完成所有备案工作。2018年6月,监管在公开发言中明确表示,行业累积的存量风险巨大,备案工作年内难以完成,正式宣告备案再次延期。8月,全国整治办下发《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规定本次各地的检查于2018年12月底前完成。2019年4月,网传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称,试点备案的启动时间为2019年6月末。

        2019年7月6日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召开的座谈会上,“备案”二字并未出现,而是提到“第四季度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整治工作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字眼的转变,即是暗示备案的时间表再度渺茫不可知。

        七、午时:雷潮

        2018年6月中旬,“四大高返”平台之一唐小僧暴雷,拉开此次暴雷潮的序幕。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2018年6月~9月出现了453家问题平台,273家停业及转型平台。其中,7月共出现200家问题平台,94家停业及转型平台,问题平台数更是达到历史单月问题平台最高峰。此次雷潮的爆发也使得行业开始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寒冬期,出借人和业内人士信心大幅下降。

        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行业资金端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出借人数量减少、资金从流入转向持续流出,这其中既有行业风险事件频发导致个人出借人恐慌性出逃的因素,又有监管控制规模使得资金流出的因素。在这背景下,不少平台主动求变,开始发力助贷业务,从募集个人资金转向机构资金,或许个人资金的比例下降而机构资金的比例上升将是未来资金端发展的趋势。

        八、未时:逃废债

        2018年爆发的雷潮也让行业再次认识到征信的重要性,在此次雷潮中出现部分借款人潜入出借人群里,恶意煽动情绪,制造恐慌,企图利用平台暴雷混乱逃废债,这一行为也加速了P2P网贷平台风险的爆发,而借款人之所以会出现恶意逃废债情况主要是因为大部分平台目前并未接入征信系统,违约成本较低,这也是目前P2P网贷行业发展的痛点之一。

        针对这一逃废债现象,监管层和自律组织陆续出台相关政策文件,如互金整治办、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2018年8月初联合召开的网贷机构风险处置及规范发展工作座谈会,明确表示要加大对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打击力度,将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和“信用中国”数据库;北京互金协会公布网贷机构借贷主体恶意逃废债名单。

        据悉,当前部分P2P网贷平台的恶意逃废债数据已进入“信用中国”数据库、超45家P2P网贷平台机构与百行征信签订合作协议、不少平台已接入互联网仲裁。

        九、申时:清退转型

        随着P2P网贷合规检查的推进,越来越多的平台主动选择退出或被清退,全国各地行业自律组织陆续出台了P2P网贷机构退出指引,目前已有厦门、江西、广东、大连、上海等多个省市发布了退出指引相关文件。

        2019年1月,网传网贷175号文发布,文件对P2P网贷机构进行了具体分类,要求分类施策,并首提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指明三大转型方向,包括消费金融、网络小贷等。

        十、酉时:团贷网

        2019年3月底,网贷行业现“惊天大雷”——东莞P2P团贷网倒下。3月28日,东莞公安局官方通报,团贷网实控人唐军、张林自动投案,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

        团贷网上线于2012年,运营主体东莞团贷网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运营主体曾多次变更),法定代表人为唐军,大股东为北京派生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的实控人为唐军。截至2019年2月28日,团贷网历史累计成交量达1307.70亿元,借贷余额超145亿元。当前出借人数达221952人,借款人数达372125人。

        十一、戌时:监管试点

        2019年7月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的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首提“监管试点”,并且重申引导绝大多数机构退出或转型。

        2019年四季度,在合规检查、接入系统、数据核验等工作基本完成的基础上,将逐一对在线运营机构进行分类管理,多措并举化解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根据理论和实践经验,网贷机构定位于信息中介,但撮合的是金融业务,需要具备若干必要的条件。有关部门在拟定的监管试点方案中,对网贷行业风险准备金、风险补偿金、合规保证金、股东资质等提出了明确要求,以提升网贷平台缓释风险、保护投资者的能力。

        十二、亥时:良性清退

        2019年3月,深圳作为全国首个发布了正式的良性退出指引的城市(《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良性退出指引》),认定平台兑付达到80%即是良性退出。7月,深圳互金协会再发布了《网贷业务存量标的资产清查核实工作指引》,帮助标准化平台良性退出过程中的资产清查工作。

        根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62家平台全额兑付完成,其中大部分为深圳官方宣布结清存量并良性退出的平台(111家),其余来自北京、浙江等全国各地。此时平台方、自由市场、出借人、监管能采取相互支持和配合,落地更多的有效、良性的退出方式,解决回款难题,保障社会各方的利益。

        总结

        P2P网贷行业发展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面对越来越严格、细化的监管措施,平台所处的局面也相当严峻,但否极泰来,危机出清后,或许又是一片艳阳天!

        文章转载自网络。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大利好!监管发文:P2P将全面纳入央行征信

2019-09-20

        一直以来,恶意逃废债现象严重都是困扰P2P网贷行业的一大问题。纳入征信无疑是有效防范恶意逃废债问题的措施之一,也是正常经营的P2P机构长期以来的迫切诉求。

        《金融时报》记者获悉,9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联合发布《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支持在营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请各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织辖内在营的P2P网贷机构接入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运行机构(即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百行征信等征信机构。

        前期,人民银行、银保监会指导各地将P2P网贷领域严重失信人信息纳入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和百行征信,国家发展改革委对P2P网贷领域严重失信人实施联合惩戒,对打击P2P网贷领域恶意逃废债行为发挥了积极作用。

        不过前期这些纳入工作采取的是分批次、人工纳入的方式,且纳入的是部分严重失信人的信息。互金、网贷整治领导小组此次发文,对于P2P纳入征信系统做了全面、系统的安排。未来,合法在营的P2P机构将悉数接入征信系统,P2P业务信息将全部纳入征信系统,这对于保护出借人合法权益、培养借款人信用意识、引导网贷行业合规发展、防范金融风险都具有重大意义。

保护出借人 防范网贷领域信用风险

        “网络借贷涉及到人群范围很大、也比较特殊,尤其是出借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维权能力都比较弱。P2P全面纳入征信,对出借人的权益是一种有效的保护。”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说。

        专家进一步表示,P2P全面纳入征信,不仅对于出借人权益带来更多保护,也能够逐步培养起借款人的信用意识。借款人对于自身信用保护的意识不断增强,对于网贷领域信用风险防范具有重大意义。

        通知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保险机构等按照风险定价原则,对P2P网贷领域失信人提高贷款利率和财产保险费率,或者限制向其提供贷款、保险等服务,并鼓励各地依法建立跨部门联合惩戒机制,对失信行为加大社会惩戒力度。

        李爱君说,“P2P纳入征信也是对借款人不履约风险的事前防范,因为它有威慑力。借款人在借之前要考虑好能不能偿还,如果不偿还,那么将来就会记入征信记录。在国家失信联合惩戒的机制下,不履行偿还义务的借款人还有可能享受不到其他的社会服务。”

        “这一举措对于网络借贷平台的良性退出等下一步工作的推进,都是利好的。”李爱君指出,网络借贷平台的出借人和借款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实际上是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借款方如果不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自己的偿还义务,对于平台实际上是不利的。即使平台退出了,也并不代表债务人可以不偿还他的债务了,这个法律责任还是清晰的。P2P纳入征信,对于借款人会形成威慑力,可以起到督促其还款的作用。

完善征信体系建设 助力提高风控水平

        从征信体系建设角度来看,目前我国银行端的征信系统建设已经较为完备。人民银行征信中心运行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其中的征信数据已深度嵌入商业银行的风险管理流程中,在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促进金融业发展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不过,我国在网贷、互联网金融方面的征信系统建设才刚刚起步。据了解,去年成立的百行征信个人征信生产系统目前采集借款人数逾6300万,信贷账户数1亿个。

        网贷领域借款人多头申贷、多头负债现象严重。目前已接入百行征信的部分头部机构在查询后均表示,征信数据对于机构提高信贷风控水平,防范多头借贷、过度负债风险有显著效果。

        P2P网贷机构全面接入征信系统,是我国进一步完善征信体系建设的重要一步。未来P2P全面接入征信系统后,将可以全面清晰的了解借款人的真实信用状况,这将成为网贷机构有效把控风险的有力抓手。对于银行业等传统金融机构来说,P2P全面纳入征信也可以帮助其减少信息不对称、防范信用风险。

        “在P2P借款的这些人群,是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不覆盖的人群。随着普惠金融深入推进、银行的业务覆盖面扩大,这部分人群如果被传统金融机构纳入为服务对象,那么了解他们的信用信息对于银行来说是很重要的。”李爱君认为,当这部分人群有了征信记录,这对于传统金融机构、或是P2P等互联网金融机构来说,风控成本都会降低。

        对于已退出经营的P2P网贷机构相关逃废债行为,通知要求持续开展打击,继续按照《关于进一步做好网贷行业失信惩戒有关工作的通知》精神,收集、筛选相关失信信息并转送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运行机构、百行征信等征信机构。

        文章转载自网络。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P2P行业的“有害垃圾”,你学会分辨了么?

2019-07-04

        “侬是什么垃圾?”

        最近,生活在上海的人们几乎要被“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逼疯。

        7月正式实施的“垃圾管理条例”规定,个人或单位未按规定分类投放垃圾都将面临处罚:除对个人混投行为处50元(人民币,下同)以上200元以下罚款外,对单位未按照规定分类投放的行为,规定最高可处5万元的罚款。

        于是,网友们掀起了一股学习垃圾分类知识的热潮,毕竟不学明白垃圾分类要被罚款,学明白了就相当于是在“变相挣钱”。

        事实上,我们除了要在日常生活中对垃圾进行分类,在涉及到大家切身利益的P2P网贷行业,也应该学习如何分辨“行业有害垃圾”,保护自己的财富。

        一般而言,网贷行业内的“有害垃圾”都存在一些明显特征,只要认真分辨,就能看清真相。

        特征一:“承诺不合理高回报”

        根据政策要求,网贷机构的角色定位是金融信息中介服务平台,在出借人和借款人之间起居中撮合作用。

        出借人获得的回报来源于借款人支付的利息,如果哪个平台给用户承诺了一看就不合理的超高回报,那用户就要小心了,这个平台或许就属于传说中的“行业有害垃圾”。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民间借贷的合法利率不得超过年利率的36%。平台敢承诺“不合理的高回报”,可能是因为平台本身就没有从事合规的借贷业务。

        特征二:“资产造假”

        一个平台能否长远健康发展,核心在于是否拥有优质的底层资产。

        有些平台自身没有优质底层资产,却通过“企业代发假标”,以“空壳公司借款”的方式进行资产造假。这种模式与许多涉嫌“自融”的平台极为类似,都属于危害行业与用户的“行业有害垃圾”。

        如果平台借款人与借款平台存在股权关联,那么这个平台就可能涉嫌“自融”,需要谨慎远离。

        特征三:“资金不存管”

        一个不与第三方支付平台或者银行合作、不把资金交给银行托管的平台,极有可能是企图侵吞用户资金的行业“有害垃圾”。

        网贷机构作为信息中介平台,无权接触用户资金。如果由平台自己运作出借用户的资金,一旦运营出现问题,平台可以直接卷钱跑路。

        然而,网贷平台把资金交给银行进行托管以后,实现了网站资金与用户资金的完全隔离。资金全部由客户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自主操作完成,平台完全接触不到客户资金,这样就可以很好地规避用户出借资金被挪用的风险。

        以上是行业“有害垃圾”呈现出来的几个小特征,综合起来就是只要用户别被“高收益”蒙蔽双眼、别被“保本保息”等说法诱惑,认真查看平台运营的合法合规性,仔细查看平台的经营模式、资产真实性、资金去向等,就能迅速分辨出这个平台是否属于应该远离的行业“有害垃圾”。

        文章整编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